Home > 本土語俗諺集 > 【俗語答喙鼓】

【俗語答喙鼓】

2011 年 04 月 03 日 No Comments

【一】  一言既出.駟馬難追

甲:宴玲啊!故事冊咧?

乙:你咧講啥咪故事冊呢?

甲:hooh!你的記持有夠!昨昏你不是講欲借我故事冊?

乙:hann?敢有?

甲:ㄟ!做人愛有信用喔!人講 [一言既出.駟馬難追] 話若講會出喙,就愛做會

到!你那會使講話不算話?

乙:歹勢啦!煞乎袂記得!明仔載我才紮來借你。

甲:一定 愛會記得紮來喔!若無我就欲共妳<剝皮袋粗糠>。

乙:無通赫歹啦!咱兩介濟好,欲乎人驚死擱!

甲:共妳講耍笑啦!若無共妳嚇驚一下!你攏放外外,無當做一回事。即擺愛會記 得喔!

乙:是!遵命!

【二】  人若衰 種瓠仔生菜瓜

甲﹕唉呦喂啊!有夠疼喔!

乙﹕家淯也,是按怎呢?哪會唉甲按呢大聲?擱規身軀澹糊糊。

甲﹕煞毋知影頭陣仔去摒糞掃,轉來的時有夠衰,拄好拄著落大雨,沃甲規身軀澹糊糊。想欲走卡緊的,擱佇運動埕趴(tshū)一倒,摔一下有夠疼。

乙﹕唉呦!真正可憐喔!

甲﹕這猶無要緊。上衰的是擱予老師誤會講我走去耍水,乎罵甲強欲臭頭。真正是『人若衰 種瓠仔生菜瓜』,別人衰一遍,我連  衰三遍。

乙﹕有影是『有一就有兩,有兩就有三,無三不成禮』。恭喜喔!你欲出運矣!

甲﹕Heh!我都咧可憐矣! 你擱咧共我摳洗。

乙﹕無啦!你煞無聽人咧講:「三年一潤,好歹照輪」。你已經連衰三遍,歹運攏過去矣。擱來一定會有好運。

甲﹕向望是按呢。

【三】你看我phú phú,我看你霧霧

意為:你看無起我,我嘛看無起你,彼此互相輕視。

有一個真平靜的樹林,受著一擺恐怖的風颱的破壞,互這個原本真súi、真平靜樹林,佇一暝中間變東倒西歪。樹林內的鳥隻、蟲類、野獸攏匿佇家己的岫內面毋敢出來。第二工透早,恐怖的風颱總算過去,一隻狗蟻爬出來探頭看覓咧,看外面無風雨矣,才thǹg出來。狗蟻四界相相咧,發現著四界攏是互風颱折斷去的樹枝,樹枝跤有一物件咧震動,牠詳細共伊看,看出到底是啥mi̍h物件?「咦!這是啥mi̍h怪物啊?」「我毋是怪物,我是蝶仔的蛹。」原來是樹頂的蝶仔蛹,互風吹落來的。「親像你生作遮爾bái,無腳也無手,更加無翅,欲怎樣作阮的蟲類?真是見肖。你看我有六隻跤,外爾liu掠。」狗蟻講了斡頭做伊走。

過了幾工後,狗蟻拍算欲出去尋食物,因為風颱帶來的雨水,塗跤四界攏抑咧積水,所以行路實在無方便,「這種路是欲安怎行?我真歹命。」「狗蟻先生,你毋是講你的跤真liu掠,為啥mi̍h看你親象行震動的感覺。」狗蟻聽著舉頭看,一隻真súi的蝶仔佇伊的頭殼頂咧飛,「你是誰?」「我是幾工前,互你共我恥笑的蝶仔蛹啊!即馬,我已經變作蝶仔矣,可以佇天頂飛來飛去,抑你咧,卻被困佇爛塗內面行震動,實在有夠可憐喔!」

小朋友,通過這個故事,欲共咱講:平常時毋通凊採看輕人,無的確是烏矸仔貯豆油,無底看。所以你看人phú phú,反勢捌人嘛看你霧霧。


【四】新的袂來,毋知舊的通保惜

意為:勸人要珍惜現在擁有的。

古早,古早的時,佇一個樹林內,蹛真濟動物,遮个動物互一隻獅仔作的王。但是獅仔一工一工老矣,逐家就開始嫌獅仔無路用矣,無資格閣管矣。逐家著相及參詳,欲怎樣互獅仔家己自動退休,有人著共獅仔講:「你即爾老矣,甘有法度閣保護阮?」「是啊!若是愛你去共人類相揠,你甘有才調?」「我看抑是阮來保護你喔!」逐家人一句來一句去,獅仔只好共逐家宣布,從今以後,伊欲將王為讓互少年人矣。逐家聽著消息攏真歡喜,著開始計畫欲互啥mi̍h人來作王較好?狐狸講:「互長頷鹿啦!因為伊上懸,會駛替咱注意人類的方向。」長頸鹿講:「毋通,抑是互印度豹啦!因為伊較gâu走。」印度豹講:「毋通,抑是互大象啦!因為伊較大隻。」大象講:「毋通,我動作卡慢,無適合啦!」即時陣猴仔佇邊仔著講:「看起來抑是我上適合矣,因為我頭腦上巧,動作上緊,甘抑有人比我閣較有資格?」逐家聽了後,想想咧,參詳了後,著決定互猴仔作ㄟ王。

猴仔作王了後,啥mi̍h代誌攏毋做,只是一支喙喝東喝西,逐家人攏愛伺候伊,若是無歡喜閣會罵東罵西。日久月深,狐狸開始凍條伊的鴨霸,著想欲共猴仔教示一下。有一工,狐狸走到猴仔ㄟ面前講:「大王啊,我發現著有一個所在,有真濟你愛食的果子,我毛你來去。」猴仔一聽著有好食的果子,著佮狐狸同齊去。果然看著真濟果子疊甲若山咧,猴子一歡喜著走過去,忽然聽著後面「卡嚓」一聲,才發現著一已經互狐狸關佇籠子底矣。「喂!放我出去。」狐狸講:「親像你即爾鴨霸的人,因該愛下臺,阮抑是甘願互獅仔作阮的王啦!」

經過這件代誌了後,所有的動物才發現著抑是獅仔作因的王較適當,這就是「新的袂來,毋知舊的通保惜。」


【五】三日偎東,三日偎西

意為:指為人勢力,忽東忽西,見風轉舵的人。

佇非洲的一片大草埔,萬獸之王大獅準備欲食一頓仔膨派的中晝頓,這時陣,忽然有一隻大隻的獵鴞對天頂飛落來,將伊的中晝頓搶走。獅大王真生氣大聲叫講:「吼!可惡的獵鴞,阮野獸國及恁鳥仔國一向『田無溝,水無痕』無想著你敢來搶我的物件,真是好大膽,從今以後,我決定及你勢不兩立。」獅仔大王著馬上召集所有野獸國的動物,準備欲好好修理鳥仔國。野獸國的動物知影鳥仔攏是暗時仔咧歇睏,著趁鳥仔無防備的時共攻打,果然無兩三下著互因拍甲悽慘落魄,死的死,逃的逃。這時陣,一隻日婆看著這種情形,趕緊將家己的翅收起來,走到獅仔大王的面前講:「偉大的獅仔大王啊!我是鳥鼠親晟,請您互我加入恁的野獸國吧!」獅大王真歡喜,著答應互日婆加入。

日婆加入了後,無想到第二工獵鴞竟然毛一大陣的鳥仔,趁野獸國無防備的情形之下,忽然發動大規模的反攻。真緊野獸國著互鳥仔國的人馬啄甲亂七八糟。日婆看著野獸國輸矣,著緊閣共翅展開,走去獵鴞面前講:「偉大的獵鴞大王啊!我嘛有翅啦,請您互我加入恁的鳥仔國吧!」獵鴞真歡喜著答應互日婆加入。

續落去的日子,兩方不時著你拍我,我拍你,不是你輸著是我贏。後來,相方感覺安爾落去毋是辦法,著講和無閣再相戰。日婆為著欲保存家己的性命,「三日偎東,三日偎西」,連鞭講伊是野獸國,連鞭閣講伊是鳥仔國,這個事志時間一久,去互兩國的人發現日婆是一个「食西瓜偎大傍」的卑鄙小人,逐家攏無愛閣佮伊作朋友,嘛無愛互伊加入因的國,閣共伊趕出去。日婆感覺真見肖,著匿入去山洞內面毋敢出來。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